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何家英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形居尘俗,心栖天外——何家英的艺术世界

2019-03-01 14:13:2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易梦寻 
A-A+

vzMN8rXpjKojWPxdLFz9CvdHHIFfrk8hol5eF1hn.jpg

何家英先生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从李煜的诗中总能读出别样的忧伤,这样的忧郁像是茶中苦,也像是酒中烈,茶太苦则悲,酒太烈则伤,而李煜所传达的是一种淡淡的苦,淡淡的烈,这样的苦茶烈酒,让人沉醉其中,品味出不一般的滋味。

  每每读到李煜的诗,脑海中都会浮现何家英先生的画。认真思索后发现,这样的联想并非凭空而起,何家英先生画出了一种“美好的忧伤”,这种完美中的缺憾就像是冰心笔下所写:愿你的生命中有够多的云翳,来造成一个美丽的黄昏。

  其实生活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但不乏有一些艺术家追求完美,他们笔下的女子个个面容姣好,婀娜多姿,神采飞扬,何家英先生与他人不同,他有自己的坚守,在他眼里,蹙眉掩面,几分闲愁,冰魂雪魄,遗世独立的女子也一样倾国与倾城,因为何先生更看重的是精神的传达。

  俗话说,小隐于林,大隐于市,何家英先生身处繁华,却宠辱不惊,置身世间,却纤尘不染,形居尘俗,却心栖天外。他有一双能看穿世俗的眼睛,犹如千年塞外飘逸却苍劲的诗,散发着古朴的忧郁。体验别人不曾经历的,捕捉他人从未发现的,思索前人无法想象的,表达他人未敢表现的,这便是何先生脱离俗世、栖息天外的心性,更是他终其一生的艺术追求。

丰富的体验

kvVokF0BwLuH4o9MZ5Nz6YaAyK3CgMCQgTdmKqjp.jpg

《秋冥》

  关于《秋冥》的创作体验是极其美好而梦幻的,犹记何先生说过,当时河北蔚县过早入秋,那里有完整而古老的城墙和城楼,紫蓝色的天空下微黄的树叶在轻风中摇曳,伴着余晖下的斑驳树影,仿佛置身一个别样的充满着浪漫情怀的世界。

  若一位独自冥想的女子置身于这样的世界,该是何等静谧而美好,何家英先生幻想着构思着,便决定将这脑海中的画面表现出来。

  书林先贤朱承爵在《存馀堂诗话》中写道:“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出音声之外,乃得真味。”其实作画也是如此,每当欣赏这幅《秋冥》时,我的心都会莫名的静下来,紫蓝色的天空,微黄的树叶,稀疏的枯草和一位黯然冥想的女子,一切是那样的情理相谐,形神兼备,特别是当你站在这幅画面前的时候,你能感觉到它有一种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它紧紧抓住你掩藏在俗世中疲惫的心灵,让你置身于天人合一,韵味无穷的绝佳意境之中。

  神与心会,心与气合,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止,绝无求工求意之意,而工处奇处斐然与笔墨之外。《秋冥》是成功的,它成就了何家英先生,同时何先生也成就了《秋冥》。关于《秋冥》的创作经历,何先生用八个字来总结:“犹如天助,水到渠成”,确实,经典的诞生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在它创作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有着无可取代性。

独特的视角

KSBhYFglQRAnSKcaMuXswBkxTG00cRPd7eZh1cFX.jpg

《舞之憩》

  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罗丹如是说。优秀的艺术家需要有一双善于捕捉生活细节的眼睛,何先生在画《舞之憩》时,便特意到芭蕾舞团去观察舞者生活,寻找入画素材。奇怪的是他寻的并不是舞者们跳舞的柔美姿态,而是去找她们最自然的生活状态。诸多艺术作品中往往更趋向去表现舞者台上翩翩起舞时的风姿卓越,而少有作品去表现舞者在台下是什么模样。

LXsfwF0XURySny7w4sSsdXJuAVAx0xykKQhNlj8Z.jpg

《舞之憩》局部

U4fH9Vh4UogatQZBnphyUgn3c6sOyc3RD8B7vKkE.jpg

《舞之憩》局部

  疲惫时仍不愿放松的脚尖,喝水时微微仰头的优雅从容,缝鞋时轻针挑线的娉婷姿态,闲静时神情放空的楚楚动人,在何家英先生眼中,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才是最难得一见的美,何先生说:“这些对生活细节的捕捉,也算是一种生活,这些感受它总有一种新鲜感,有了新鲜感也会给你提升一个新的难度,新的难度提炼就会有一种新的创造,新的表达方式。”

  新的视角产生新的追求,新的追求需要新的构思,新的构思需要新的表达方式,这就是创新与创造,艺术创作就需要不断注入这种新的血液,只有这样才能步入一个新的境界。

巧妙的构思

Jp0KQJJD5WUVVkhhbOaD5ORZG0HFr0zhGzTMwxj5.jpg

《米脂的婆姨》

  胸有成竹才能妙笔生花,全局在握才能见微知著,《米脂的婆姨》是何先生画工笔画中画得最快的一张。但这幅画无论是在素材的选择上,还是在画面的丰富程度上都体现着何先生巧妙的构思与安排。

  这幅人物的素材取自何先生在河北农村体验生活时遇到的一个少妇,那位少妇有着溜肩膀,小细腰,八字脚,走起路来顾盼生辉,她有着不一样的少妇之美。

w7Z4sb8YH2p6lXR8QhHtLlFMsW1qsOyhrPkLXGK2.jpg

《米脂的婆姨》局部

refiR4bTC13wHTeeT6lmM4UlarayEuFgGayRabQS.jpg

《米脂的婆姨》局部

  素材确定后,何先生受一张日本画的启迪,让人物入画一半,留白以后便有了境界,这幅《米脂的婆姨》画龙点睛之处就在于桌子上的那只熟睡的小猫。何先生有意让猫尾轻垂,轻垂的猫尾不仅顺了画面竖幅之势而且有拖静之旨,一般猫睡觉时是很警惕的,外界稍有一点动静,它就会翘起尾巴,只有睡熟了它的尾巴才会瘫软的垂下来。何先生对猫尾的处理非常巧妙,能够衬托出晌午的寂静,烘托一种静谧安宁的氛围,营造一种祥和,恬静,自在的生活状态。

  这些看似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作品,其实都是经过何先生深思熟虑,百般斟酌的。

精准的表达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贾岛作此诗时,曾无比纠结这句“僧敲月下门”到底是用“推”好还是用“敲”好,为此还亲身试验多次,去感受“推”和“敲”的不同意境,最终在与韩愈的商讨下选择了“敲”字,“敲”字更能显现夜之深,夜之静。而后这句“僧敲月下门”便成了千古传诵的佳句。

  古人贾岛赋诗,字斟句酌,反复推敲,今者何家英亦是如此,获得当代工笔画学会首届大展“金叉大奖”的作品《酸葡萄》原本取名为《青葡萄》,谁知展览时才发现工作人员错将“青葡萄”写成了“酸葡萄”,何先生正踌躇不定之时,著名作家李存葆说,这件作品成功就成功在酸葡萄的题目。何先生仔细斟酌一番,觉得李先生所说甚有道理,一“青”一“酸”,前者是色彩,后者是滋味,青葡萄只是视觉的产物,而酸葡萄则能让人体验到味觉的美妙。这样精准的表达让一幅美术作品能表现出味觉美,实属不易,这是对作品构思一种升华。

hcLUWwc4m05zg4irLkIlglOGdGazfA96nD64Kn5M.jpg

​《酸葡萄》

  何家英先生几十年如一日,笔耕心织,敬畏艺术,执着追求,他在创作《秋冥》时,为了画出毛衣的质感,几经尝试,不断探索后才得到自己满意的效果;在创作《心语》时,为了画一个桌面,画了又洗,洗了又吹,吹了又画,多番周折后才成佳作;在面对世俗与浊流时,何先生一直都是不罔不殆,探索堂奥,矢志不移;纵使形居尘俗,也要心栖天外。相信,无论社会怎样发展,世事如何变迁,何先生仍然会坚持自己的追求,磨而不磷,涅而不缁,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何家英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